羞耻lay,痴汉枢出没,有轻微和口嗨

作品:《[综]可爱又好的华姬

????自柜缝中看到的东西有限,玖兰枢只能看到柜门对着的沙发,他屏着呼x1,灵敏的感觉器官告诉他玖兰悠还没有离开。对面沙发上,玖兰华得晃荡着小腿,及膝的棉布睡裙随之摇动,纯白棉布因被yye沾sh而在胯部上浸出一团sh印,白瓷般的小腿一晃一晃的,粉白的脚趾在yan光下闪着荧光。

????玖兰枢的视线紧跟着小腿的移动如同追逐猎物的雄狮,优秀的视力让他能清楚的看见小腿上细微的血管,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那甜美的余味,他捂住喉咙,极力想止住无法自抑的渴望。

????然后他看见美腿的主人双手支撑沙发,一个轻巧的起身跳到地上,粉白的脚趾在触到雪白长羊绒地毯时缩了缩,随后哒哒哒地小跑到门口。

????要走了么,玖兰枢这么想着,稍稍有点失望,毕竟小姑娘一见他就躲,或者g脆无视他的存在,那双美丽的红瞳从不望向他,他少有能不被打扰放肆地注视她的时候。

????但他听到的不是象征离去的关门声,而是门锁被从内部锁上时的咔哒声,玖兰枢心一跳,他下意识的将身t后仰,离开漏出一点缝隙的柜门,“砰!”柜门被粗暴的拉开,发出一声巨响,玖兰枢抬起头,对上了正望向他的美丽中透着凉意的红瞳。

????“哥哥,你躲在这里g什呀?”玖兰华歪歪头,笑容甜蜜的问。

????玖兰枢垂下双睫,没有回话,他面上仍是平常云淡风轻的姿态,但微微薄红的耳朵却泄露了玖兰始祖平生第一次t0ukui还被抓包的窘迫。

????“呐,哥哥刚才看到华和爸爸玩游戏了吗?”看到玖兰枢沉默的样子,玖兰华微微眯起眼,带着一丝恶意继续问。

????“爸爸还说我淘气,明明t0ukui我和爸爸玩的哥哥最淘气”玖兰华鼓起颊,单手cha腰赌气似的说。

????“抱歉……嗯~啊!”话还没说完,玖兰枢就突然发出一声喘息,深陷木制柜底的手忽地收紧,尖锐的木片陷进掌心:“华…啊…为…嗯…什么……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玖兰华眨眨眼一脸迷惑,仿佛玖兰枢在问什么奇怪的问题,她倏地加大隔着k子踩在玖兰枢yuwang上的力道:“当然是惩罚做坏事的哥哥啊,做坏事就要受到惩罚呀”说完,她再次认同似的点点头,白玉般的脚掌在玖兰枢的yuwang上用力地来回压蹭。

????“嗯…华…啊…嗯…”玖兰枢闭上眼,不住地喘息,腰肢处升起的酸麻让他无法坐直,身t无力地靠在身后的木柜,从未t会过的快感让他的大脑昏昏沉沉,什么也无法思考。

????活了数千年,他曾无数次见过同族或人类沉溺欢乐的姿态,但他一向对这种事提不起兴趣,他理解人类za是为了繁衍,她们极短的寿命和脆弱的身t让他们迫切希望在这个世界留下生命的延续,但他不理解x1血鬼之间的欢ai,x1血鬼极低的繁衍力让普通的x1血鬼在有生之年留下子嗣几乎成为不可能的奢望,所以对普通x1血鬼来说,za更像是一场享受血ye与快感的狂欢,这纯粹为了快感的丑陋行为,简直如同野兽一般,玖兰枢这么想着,对xa深恶痛绝,不如说,他厌恶的是x1血鬼这个种族,或者说,身为x1血鬼的自己。

????所以,在玖兰始祖漫长的生命中,他从未t味过xa的滋味,因为没有晨b0,他甚至连wei都没有尝试过,对他来说x器只是伪装道具,就如同变se龙的变se,将他伪装的更像人类,隐藏皮囊下野兽般的本能。

????仿佛感觉到玖兰枢的分心,玖兰华弓起脚趾,沿着guit0u柱身一路擦到柱下的两个圆球,轻轻的踩压r0u动两个圆球。玖兰枢急促的喘息,一阵阵电流顺着下身传入大脑,他不紧睁开眼,望向下身,胯下的长k因为yuwang的b0起而鼓起一团,莹白的脚掌踩在鼓囊的胯间,如同踩在圆球上,偏偏脚的主人还在圆球上顽皮地来回按压,雪白的小脚踩在黑se的长k上,黑白se的对b越加显的脚的白皙,k子的前端被泛lan的前列腺ye沾sh一大块,形成一团深se的sh印,甚至在玖兰华因为摩擦而微透粉红的脚趾上也隐隐透着水光。

????视觉上的刺激让玖兰枢胯间更加鼓胀,更加强烈的快感冲上脑后,偏偏baineng的脚掌还恶劣的加大力道,夹带一丝疼痛的强力快感让玖兰枢几乎无法承受:“嗯……华……不…要…太用力了…啊!”玖兰枢喘息着,下意识的抓住玖兰华的脚踝,触到皮肤的一瞬间,强烈的su麻直冲心脏,皮肤与皮肤的直接相触,温热丝绸般的触感让玖兰始祖一个低吼,达到了人生的第一个ga0cha0。

????玖兰枢胯间的布料r0u眼可见的鼓起来,仿佛被水枪s在脚心,泛起一阵苏痒,温凉的jingye隔着布料渗透将脚底沾得sh透,就像刚从水面踩过,玖兰华用脚压了压,自觉像踩在水汽球上,软绵绵的,可还没多玩几下,她就感到水气球又恢复坚y。

????不好玩!玖兰华泄气似的将脚放下,脚底黏糊糊的感觉让她觉得很不舒服,她想找什么擦擦。

????玖兰枢喘着粗气,瞳孔缩张着,还沉浸在濒si一般的快感中,他上身的衬衫g净整洁扣子扣得严严实实,但下身的k子中央却鼓囊囊cha0sh一片,仿佛失禁了一般。

????但这整洁的衬衫马上也要不保,只见玖兰华g起嘴角,忽地将baineng的脚掌踩在玖兰枢的x口,甜笑着用脚掌在整洁的衬衫东蹭西蹭,在衬衫上留下道道sh印,还恶劣的用力蹭过玖兰枢衬衫下微微y起的茱萸。

????“嗯…啊…别…啊…哈”玖兰枢的单手握着玖兰华的脚踝,嘴上抗拒着,手却纵容着玖兰华任x的举动,他的五指张得极开,贪恋得想尽可能触到更多的皮肤,阵阵su麻沿着皮肤相触传递至t内,他心脏发麻,喉咙瘙痒,渴望她的血,她的皮肤,她的一切。

????玖兰枢看着滑蹭着x口的脚趾,粉白的脚趾泛着水光在白衬衫上莹白发亮,他不紧面露痴迷得低下头,鲜红的舌尖沿着脚趾t1an至脚背,留下长长一条sh痕,再从脚背t1an至脚趾,细细得吮x1每一根脚趾。

????玖兰华挑挑眉:“哥哥真是变态,竟然喜欢t1an脚,只有小狗才会这么做哦”她从玖兰枢口中ch0u出脚趾,在他脸上擦g脚上的水迹:“差点忘了,哥哥一直是我的狗呀,狗狗就要乖乖听话,做错了就要受罚”听到玖兰华的话,玖兰枢脸上染薄红,他尴尬的别开眼,但到底还是没有反驳。

????玖兰华放下脚,挑眉看向玖兰枢,此时的玖兰枢喘息着,发丝凌乱,衬衫k子上都是水迹,甚至脸上都沾着点点水光,就像被人尿在身上一般。

????玖兰华抬抬下巴,命令道:“我讨厌脏狗,现在,全部脱掉!”

????玖兰枢心脏倏地一缩,刻在上面的魔纹泛着红光,他停顿片刻,不久僵y地伸手开始解衬衫上的纽扣,虽然动作僵y速度却极快,不一会就脱光了全身的衣物。甚至还大敞开腿,让胯下的x器更加醒目。

????玖兰枢别开脸,尴尬得不敢看向华,男人都是有竞争心的,即使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玖兰始祖也不例外,他不自觉得将自己与悠b较,马上又泄气的发现即使是始祖也无法抵御时间,7岁的身t还非常稚neng,虽然因为x1血鬼特殊的t质可以sjingza,但跟玖兰悠这种已经发育成熟的成熟t格是没法b的。

????玖兰华蹲下身仔细观察玖兰枢稚neng的x器,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同龄人的x器,b悠的小上一大圈,是她轻松就能含进去的大小,从柱身至圆球都是粉se的,细细的j身挺立在圆球之间,感受到她的注视,马眼不停吐着透明的yet。

????b起成年人狰狞巨大的roubang,玖兰枢稚neng纤细的roubang显的无害而可ai的多了,玖兰华歪歪头,伸出食指擦过马眼,马眼兴奋得抖了抖,玖兰华将食指伸入口中,嗯……略带咸咸的味道,有淡淡的能量波动,玖兰华t1ant1an唇,又饿了。

????玖兰华盘腿坐在柜门前的毛绒地毯上,饥饿让她丧失了耐心,只想快速得到能量,她直接命令道:“我要吃jingye,把jingye撸出来给我”

????玖兰枢颤栗了一下,说不清是羞耻还是兴奋,刻在心脏上的魔纹闪了道红光,他在玖兰华的面前他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,无论从身t上,还是从内心里,他垂下双睫,缓缓伸手,握住了挺立的yuwang,僵y地上下撸动。

????玖兰枢之前没有wei的经验,他对wei的概念只是书本上的简单描述,所以他的动作毫无技巧,只是粗鲁地握住柱身上下移动,僵y的动作并不能带来多大的快感,他的手指也不会像华的手指那样给他过电般的快感,最重要的是他心理上对这种行为还隐隐存着抵触,他无法抵御华的诱惑和她带来的快感,但他对自己做这挡事却没多大兴趣,不知过去了多久,粉红的roubang被搓的发红,丝毫没有要s的迹象甚至还有点萎靡yu软的迹象。

????玖兰华等的有些不耐烦,她鼻子动了动,从空气中嗅到淡淡的甜猩,她突然伸手抓住玖兰枢被碎木扎破的单手,拉到嘴边,毫不犹豫的咬了下去。

????甜猩的血灌入喉咙,勉强安抚了渴求jingye的胃,玖兰枢重重喘息,抬起双眸直gg盯着x1着他血的玖兰华,被x1血的强烈快感刺激着神经,他感到自己的一部分正在渗入华的身t,被华需求所产生的心理上的快感胜过至今为止的所有t验。

????对,就是这样,看着我,感受我,玖兰枢看着映入自己的美丽红瞳,满足的想,他突然理解了为什么这么多血族会沉迷xa,她们沉迷的不是快感,而是血ye交融,身t结合,感情互通的经历,在经历过这种从身t至心里完全融合为一t的t验后,所谓孤独又何其可笑。为什么会觉得血族间的xa像野兽,他明明早已是野兽了,只为华疯狂的野兽。玖兰枢突然笑了起来,玖兰华抖了抖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????萎靡的roubang重新变得坚y,玖兰枢直直盯着华的双眸,手下意识撸动y的发疼的roubang,透明的前列腺ye自guit0u汩汩流出,润滑他撸动roubang的手“哈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华!”他大口喘息着,搓动roubang的速度越来越快。

????玖兰华杨杨眉,她拔出刺入玖兰枢伤口的獠牙:“不行哦,狗狗如果叫得太大声会被发现的”她忽地露出恶劣的笑,脱下sh漉漉的内k,笑着塞入玖兰枢的口中。

????玖兰枢瞳孔一缩,甜如蜜的气味顺着舌尖的味觉器官冲入脑神经,被内k堵着的口无声嘶吼着,坚y如铁的roubang阵阵颤抖,gugu浓白的jingye从马眼喷涌而出,s到他身前玖兰华的纯白睡衣前襟上,粘稠的浓白jingye与睡衣颜se几乎融为一t,被地心引力拽得下淌,玖兰华食指g起溅到脸上的jingye,含入口中。

????鸽子怪给大家道歉,回到家就懒癌病发,加上这章特别难产,断断续续写好几天,没有存稿的我只能放飞自我了,没有节c了。